首  页 学院概况 社教动态 特色课程 招生培训 学生托管 志愿者之家
     
特色课程 当前位置 >特色课程 ->
 
缺失与弥补 ——农村留守儿童教育难题攻克
 
时间:2018/12/23 9:35:05 来源:本站 作者:社区学院办公室 阅读数:
 

缺失与弥补

——农村留守儿童教育难题攻克

许松松   苍南县凤阳畲族乡中心幼儿园  2018年市二等奖

[摘要]社会转型时期,涌现出一个新的社会群体——农村留守儿童,越来越多的城市劳动力向城市流动,造成了留守儿童的大量出现。农村留守儿童因为得不到家长全心全意的呵护,在教育资源和生活条件上,跟不上城市儿童,导致出现很多亲情、关爱、教育资源上的缺失。新形势下,需要加强对农村留守儿童的现状的分析,在基于现状认识基础上,从教育缺失的角度,分析现阶段农村留守儿童教育现存的问题,基于问题分析并探寻原因,找到原因后,为进一步提升农村留守儿童教育质量,攻克教育难题,从而要从“弥补”的角度,制定出一系列的攻克策略,以促进农村留守儿童健康身心和谐发展。

[关键词]农村;留守儿童;教育难题;攻克策略

一、现状——农村留守儿童实际情况现状

(一)农村留守儿童整体规模分析

上世纪90年代以后,我国经历着产业和经济结构的调整,这个阶段中,我国处于社会转型期,这就导致了农村劳动力大规模的向着城市转移,伴随着这些情况的是农村留守儿童的大量出现。具体现象为,由于农村劳动力需要外出务工,改善家庭经济环境,使得孩子需要短时间或长时间的与父母分离。缺失了父母的照顾和关爱,留守儿童只能和亲戚或祖辈生活。对于“农村留守儿童”的具体定义,阐述如下:“父母中一方或双方,到其他城市或地区外出务工,孩子留在原来的户籍地,不与父母生活在一起”,这部分儿童就是农村留守儿童。涵盖了留守幼儿与学龄儿童。根据权威抽样调查显示,近年来,这样的儿童我国现有5800万,14岁以下的占4000万,农村儿童中,有28.29%属于留守儿童。

(二)农村留守儿童各年龄段分析

站在年龄结构的角度分析,农村留守儿童中,学龄前儿童(0--5周岁)、小学阶段儿童(6--11周岁)、初中年龄阶段(12--14周岁)、大龄(15--l7周岁),这4个年龄组分别占有的比例为27.05%34.85%20.84%17.27%。小学和初中的共有3000多万。年龄结构上,各个省之间的一些情况基本相似。中小学留守儿童居多。广西、山东、河南与湖南留守幼儿居多。各年龄段男童人数大于女童人数。分析全部留守儿童数量,男孩比女孩为11475,分别占53.71%46.29%。且学龄期儿童男童比例大于女童比例的幅度在四个年龄段中居于首位。我国中南各省农村留守儿童居多,广东、湖南、四川、安徽、河南与江西这6个省份,数量占到总留守儿童52%的比例。这些省份劳动力输出最多,构成了留守儿童大省,江苏与广东劳动力省内流动,也产生了农村留守儿童。

(三)农村留守儿童家庭结构分析

与父母双方一起生活能够保障儿童的身心健康发展,但是实际情况是,很多农村家庭的儿童不能保障这一点实现。农村留守儿童监护可以分为这几种类型:(1)儿童单独生活。年龄较大的留守儿童可能会独立生活,或有附近的邻居、亲属时不时给予关照;(2)单亲留守。父母一方留守家中。(3)隔代留守监护。祖父辈或外祖父被留守家中,监护儿童。另外,还有父母外出务工后,与其他亲属及祖父母一起生活的家族式生活模式。

研究表明,留守儿童中,有47.14%的儿童生活在单亲留守家庭中,剩下的比例为父母都外出。一般情况下,父亲单独外出比例较高,双方都外出时,有48.35%的儿童由祖父母监护。年龄组别不同,显示出的家庭结构也存在差异性。站在年龄组的角度进行分析:0--5周岁双亲外出比例较大,与祖父母生活的占40.19%,儿童年龄增大后,单亲反而留守家中。虽然祖父母不是年纪很大,但是由于教育水平很低,对于幼儿的家庭教育也不尽完善。结合数据分析,监护儿童的祖父、祖母平均年龄分别为61岁、59岁。祖父母年龄范围在50-59岁的比例分别为43.19%47.64%。祖父母及外祖父母受教育水平都不高。

二、缺失——农村留守儿童教育现存问题

(一)教育问题现状

1. 早期教育缺失

现阶段,有55%的农村幼儿(0--5周岁)不能长期和父母在一起生活,缺乏早期的家庭教育和亲子关怀,使得幼儿在认知能力、情感态度与行为思想等很多方面,都不能受到家长的正确引导,从而对今后的成长产生了较为持久而深远的影响。家庭亲子教育的缺失,再加上正规学前教育的缺乏,导致农村幼儿在早期的教育,就落后于城镇,早期教育的缺失,对幼儿的影响非常深远。

2. 义务教育阶段面临的问题

结合调查研究发现,现阶段农村留守儿童人在能够在学龄期完成义务教育的比例较高,但是义务教育的完整教育、高比例入学率不等于高质量的教育。不同于其他一般儿童的义务教育,农村留守儿童义务教育现存很多不同的问题。具体体现在下面一些方面:一是学业成绩。根据调查研究发现,农村留守儿童中,有15%的儿童成绩不尽理想,成绩差的层次的学生中,留守儿童占据很大比例,这些儿童大多表现出厌学、逃学或放任自流等问题。也有部分儿童成绩在父母外出后,成绩提升了。二是道德发展。现阶段,农村留守儿童的道德教育方面面临着非常严峻的形势。父母外出务工,父母难以继续为儿童起到过滤器的作用,

如此,这部分农村留守儿童又处在身心发展的关键阶段,他们极易受到外界的不良影响,包括情感态度、道德规范、行为思想、道德观念等很多方面,极易受到负面影响。他们还未成年,认知水平较低,正确与错误的辨识能力较差,由于缺乏成人的正确引导,使得他们极易被错误观念、行为影响,导致行为偏差甚至犯罪。三是人格形成。健康的家庭教育和亲情关爱,对于孩子健康人格的形成与培养非常重要。由于缺乏双亲的关爱与引导,留守儿童身心难以得到健康发展。父母外出务工,儿童长期不与父母一起生活,父母离异问题的出现,导致儿童安全感降低,亲社会行为也会影响,孤独感严重,人际交往、思想品德、个性能力、社会化能力等方面,得不到健康发展。另外,由于青春期阶段的健康教育、安全教育的缺失,特别是女性儿童,她们受到侵害的几率大大增加。

3. 大龄段缺乏职业技术教育

父母外出务工,改善了家庭的经济环境,却忽略了对孩子学业的重视。家长的外出务工对孩子学业难免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大龄留守儿童弃学情况非常严重。在缀学与外出务工中间阶段,缺乏相关的职业技能培训。学生在缀学后,没有能力就业,学历低、能力低导致很多大龄留守儿童只能随便就业,没有正确的学历和技术教育,只能进入非正规劳动市场,延续父母辈的务工环境,参与边缘化和低层次的职业、岗位,也得不到完善的社会保障,今后的发展令人堪忧。

(二)成因综合分析

1. 家庭教育的缺失

父母外出务工是留守儿童产生的直接原因,这也导致家庭教育的缺失。农村中社区模式不够完善,家庭教育是儿童抵抗外界不良影响的最后关卡,父母是保护儿童的最为关键的要素。但是由于父母外出务工,“亲子离散”问题的产生,家庭结构的变化使得儿童处于一种对外界没有设防的环境中,如此,父母的影响力下降,对孩子保护屏障也因此缺失了,使得孩子在健康人格形成、学业、思想道德等方面,得不到积极的引导和教育,从而产生了诸多问题。

2. 监护人教育能力欠缺

针对于农村留守儿童来说,监护人指的是外出务工的父母或者是暂时担任监护儿童责任的亲属、朋友等。由于受教育水平、教育观念以及教育能力的制约,监护人的监护质量都受到影响。大多数情况下,农村留守儿童的监护人属于老年人,他们受教育水平较低,自身教育能力不足,对儿童的教育和身心发展起到的作用不大。外出务工的父母,除了教育能力有限外,再加上工作任务重、流动性大,远距离的教育更加对幼儿的教育效果不佳。幼儿阶段(4--5周岁),大多数农村外出务工人员认为幼儿只存在养的问题,不需要教,如此错误的教育观念,以及缺失的亲子教育,制约了幼儿的健康发展。

3. 课程设置缺乏针对性

没有得到完整的家庭关爱,农村留守儿童往往在思想道德、行为素质方面表现的不够健康和规范,需要学校给予足够的心理健康教育,让教师关爱他们,让儿童感受到集体的温暖,弥补父母亲情的缺失。但是由于条件的限制,师资力量、硬软件环境、办学理念的制约等,农村学校方面很少或几乎没有心理健康、安全教育、法制教育、青春期教育相关课程,部分学校虽然开设了部分课程,但是缺乏教育计划、教育组织,教师专业水平也不够。对于农村留守儿童的教育,除了知识教育外,其他方面的教育主要依靠班主任,教育部门没有针对性的制定相关政策,学校方面也缺乏完善的规划与措施。学前儿童教育机构缺乏,正规学前教育缺失,影响了幼儿今后的发展。农村大龄儿童的教育问题也同样存在。

4. 寄宿制农村学校资源与条件限制

农村寄宿制学校由于资源与条件限制,难以实现对儿童高质量的监护。结合早期研究者的相关建议,部分地方政府为留守儿童建立了专门的针对性的寄宿制学校,希望能够改善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和解决其他方面的问题。但是由于受到各方面因素的制约,这类学校数量达不到农村留守儿童的实际需要,难以从根本上解决细相关问题。研究发现,很多农村地区,寄宿制学校还处于起步阶段,没有很多经验,管理不够完善,且教育设施设备、师资力量等非常缺乏,导致寄宿制学校还是会出现各类儿童教育问题。

三、弥补——农村留守儿童教育应对策略

(一)强化政府的主导作用

在农村留守儿童教育问题的解决过程中,政府需要做好指路明灯,做好政策指导工作,凸显出政府在问题解决中的主导地位。将农村留守儿童这一特殊群体的教育问题纳入到国家与地区管理规划中,将解决流动儿童问题作为实现农村经济发展、城乡统筹规划、社会和谐进步的关键内容,政府担任主导角色,动员全社会可以运用的力量,促进这部分儿童能够学有所成、全面关爱、安全保障。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构建起以家庭教育为核心,以学校、社会及相关监护人为保障,及国家监护为辅助和补充的较为完善、有力的监护制度与措施。不断完善住房、就业、卫生、教育以及户籍管理制度,积极探索农民工回乡休假制度,以及完善的农民工社会保障制度。使得流动儿童不仅在流入地还是在流出地,都能够公平享有教育资源。另外,国家应该探寻将农村留守儿童保障问题纳入到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方案中。

政府应该加大建设和投资力度,建立完善具有监护作用的寄宿制学校,改善农村中小学基础设施与设备条件。将留守儿童吸收进来,让儿童得到更高的教育和监护。乡政府要关注留守儿童的教育和生活问题,将其列入帮扶对象,及时发现和解决他们在生活、学习上的各种问题,给予关心和呵护,引导感受大集体的温暖,教给他们自信、自立与自强。设立留守儿童关爱基金,专门用于解决儿童成长过程中的一些问题。有组织、有计划的开展关爱农村留守儿童的活动。另外,党组织也应该发挥自己的作业,关爱他们的成长。打破城乡户籍的二元格局,破解留守儿童升学困境。

(二)针对性解决现存的突出问题

除了教育方面,留守儿童的医疗卫生和保健管理也是非常重要的。要加强对留守儿童的计划免疫以及保健管理,提升医疗卫生服务水平,使得这部分儿童也能够享有完善的医疗卫生服务。加大力度与措施投入到农村儿童教育事业中,加强流出与流入地的教育管理,重点是学前教育管理与服务,建立拖幼所机构,提供完善的、多样化的服务措施与体系。还需要解决现阶段农村留守儿童中大龄及女性儿童的教育问题。发展职业技术和劳动就业教育,为大龄儿童创造更多的教育机会,让他们能够接受职业技术教育,提升自身的综合能力与水平。对于女童来说,要加强性安全教育,在安全防范意识、方法上,加强教育和引导,同时要落实责任到人,将责任分配到女童父母以及农村社区的监护责任上。

(三)加强力度对家长及相关监护人实施培训

近年来,政府开始重视对农村劳动力的技术和思想培训。建议在相关培训项目中,应该增加一些关于家庭教育方法、措施的培训内容,以提升家长的责任意识、监护人意识与能力。要加大力度与措施,建设不同种类的家长学校,邀请祖父母、外祖父母及其他监护人,参与到学习中,期待提升监护人的监护意识与能力。培训项目中,应该要求接受培训的农民工,不管身处何处,都应该重视自身的监护责任,采取免费或严令要求的形式,加强父母的监护能力,从思想上、态度上、行为上,加强对家长及监护人的思想教育和监护技术、方案指导,促进农村留守儿童得到更大的关爱与更良好的家庭教育。

(四)完善农村寄宿制学校教育管理体系

针对现阶段农村学校课程设置没有契合留守儿童身心发展特点的问题,应该加大力度与措施,做好农村学校建设。农村地区,不管是寄宿制度还是普通类型的学校,都应该基于留守儿童的身心发展特点与规律,科学实施的课程设置,应该包括一些心理健康相关课程,重视对儿童的心理健康教育、心理咨询、心理辅导相关举措的实施,及时发现与纠正儿童心理问题。另外,学校还应该加强与家长、监护人的沟通与联系,构建合作教育体系,实现合力效应。另外,还应该加强措施托大寄宿制学校的数量与质量,学校内配置具有专业水平的生活和保育老师,以提升教育质量,使得留守儿童能够得到充分的关爱、教育与管理。

(五)发挥农村社区教育和保障力量

除了家庭和学校的相关措施意外,社会上的保障制度对于留守儿童的教育和保障也是非常重要的。需要建立与完善社会化的教育和监护措施与体系。组织爱心人士或公益组织建立托管中心,为这些留守儿童提供各类型的服务,如看护、兴趣教育、健康辅导服务等,为留守儿童创设健康、和谐的成长环境。由于学生在没有学校监护的情况下,社会教育与保障体系就能起到作用,如此需要加大力度完善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体系,如文化室、图书馆等,使得农村留守儿童能够加强学习、锻炼和娱乐,快乐、健康成长。

(六)建立监护监督机构,促进留守儿童健康成长

设置对监护人的监督机构。监护人对农村留守儿童的监管和关爱质量的好坏,影响到儿童的身心健康发展。需要设置专门的监督机构,来为儿童健康成长保驾护航。对监护人的监督非常重要,应该建立全面、完善的自上而下的管理体系。大至国家方面,应该建立专门保护留守儿童的中心,主要负责监护成立的登记管理,监护人、监护监督人的选任、更换与撤销,被监护人财产目录制作与移交的审查,监护人报酬的确定等工作。在基层,可以要求居(村)民委员会定期对留守未成年人的监护情况进行登记,定期登记能起到监督作用,激励履行监护职责。居委会有责任向家长反映监护情况,使得家长能及时发现并解决问题。对监护人的监管方法、过程和效果要及时监督,限制不良行为,保障儿童权利。

四、展望——农村留守儿童教育未来展望

留守儿童教育问题是存在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关键问题,也是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呈现出复杂性、综合性特点,需要社会各界加强沟通与合作,联系各方面的力量,加强各个职能部门与社会各界之间的联系,统一认识,采取积极措施,协作配合,共同努力、齐抓共管,以此形成健康、积极、完善的农村留守儿童教育格局。解决农村留守儿童教育问题,也是提升全社会人民的文化修养、道德素质,提升农村整体素质的关键性举措。由此,需要加大力度关注与解决现阶段农村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以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快速发展。

[参考文献]

[1]彭小霞.缺损与弥补——农村留守儿童教育问题探析[J].合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3):11-15.

[2]郭晓霞.农村留守儿童家庭教育缺失的社会学思考[J].教育探索,2012(2):22-23.

[3]祝琳.社会学视野下农村留守儿童家庭教育问题研究[J].社会科学:全文版,2016(10):263-264.

[4]周琢虹.家庭教育缺失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影响与对策[J].江西社会科学,2013(11):197-200.

[5]赵丽霞,李傲秋.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补位" ——苏北农村留守儿童人格问题解决途径[J].文教资料,2016(30):149-151.

[6]陈祥琼.农村留守儿童教育缺失的原因与对策[J].杂文月刊:教育世界,2016(6):1-2.

[作者简介]

许松松,198911月;本科,学前教育专业。自20128月至今一直任教于凤阳畲族乡中心幼儿园,曾多次荣获县“优秀志愿者”、“优秀党员”、学区“优秀教师”荣誉称号;获得市时政评论挑战赛三等奖;撰写论文多次荣获县一、二、三等奖;参加县级课堂教学评比二等奖;县级演讲比赛三等奖;县级微党课比赛优秀奖。

 
 
网站栏目
 
 
 
CopyRight 2014 苍南社区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5045647号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城南一街58号 邮编:325800 0577-64762911 64766501 技术支持: 三创网络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