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院概况 社教动态 特色课程 招生培训 学生托管 志愿者之家
     
特色课程 当前位置 >特色课程 ->
 
我国农村社区教育的现状、问题及对策研究
 
时间:2018/12/23 9:36:18 来源:本站 作者:社区学院办公室 阅读数:
 

我国农村社区教育的现状、问题及对策研究

陈晶晶      苍南县莒溪小学     2018年市三等奖

[  ]

我国农村社区教育的发展对提高我国农民的整体素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要的意义。就当前我国农村社区教育的发展主要存在农村社区教育的参与意识不足,农村社区教育管理体制不完善、农村社区教育资源匮乏和农村社区教育资金投入不足四个方面。要解决这些问题就要从提高政府和居民的参与意识,构建合理的管理体制、合理运用教育资源和增加资金的投入力度这四点入手。

[关键字]

农村社区教育;参与意识;教育资源;管理体制;资金投入

在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习近平同志指出 “我国教育事业的全面发展,中西部和农村教育明显加强”,其中“农村教育”四字表明了我国当前在教育方面的的关注方向。由此可知,我国农村教育的主要模式——农村社区教育的发展,在近年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农村社区教育的发展对于提高我国广大农村社区居民的素质、缩小城乡差距,促进农村经济发展,构建社会主义新农村等诸多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一、 农村社区教育的含义和特点

(一)农村社区教育的含义

关于农村社区教育的内涵,在学术界主要存在两种典型的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农村社区教育是指所有的农村社区为提高农民的科学文化,职业技能,思想道德素质,促进农村全面和谐发展而进行的由学校、家庭和社会教育组成的综合教育体系。另一种观点认为,农村社区教育是指以提高县域范围内,整体成员的综合素质为目的而开展的教育活动。

综上所述,农村社区教育就是指发生在农村社区,旨在提高农民素质,促进社区发展的所有教育活动的总和。

(二)农村社区教育的特点

1.本土性

我国农村地区历史发展悠久,传统文化根深蒂固,受外来文化的影响较小。农村社区的外部特点就是有一定地域的乡土观念、价值取向和精神文化生活,大家相互关联,相互依存,有共同的地域归属感[1]。所以,国家和地方在制定教育方针时会根据农村自身特点制定相应的教育政策。教育的内容、形式确定与当地自然地理环境,经济发展水平、传统文化息息相关。尽管,教育目的围绕着提高当地人民生活水平而展开,但农村社区教育的发展具有明显的本土化特征。这个特征会形成多种灵活通用的教育模式,但是也导致了社区群众对外来文化接受的程度较低和居民自身可塑性较差的问题。

2.公益性

农村社区教育从本质上来看是一种具有公共性和公益性特点的教育体制。社区教育的受众群体是整个农村社区的群众,农村社区教育的主要资金来源由政府主导,教育资源具有无偿性和共享性的特点。农村社区教育针对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教育模式,充分满足农村社区居民的多元化需求,社区教育在提高技能教育的同时也兼顾社区居民的精神文明建设,努力营造适合农村社区教育发展的氛围。农村社区教育自身的服务性和公益性,决定了其在今天获得了长足的发展。

3.社会性

农村社区教育内容的制定要以社区人民的具体需求为出发点,因此,教育内容应该以思想道德教育和职业技能教育为主。劳动力水平与农业生产联系密切,为了发展农村经济,提高劳动生产力,职业技能培训是农村社区教育的主要内容。我国农村地区居民文化素质普遍偏低,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社会经济的发展,农民的精神文化需求提高,需要更高水平的精神文化产品,所以,加强思想道德教育十分重要。由此,职业技能教育和思想道德教育是农村社区教育内容的两大支撑点。

二、 农村社区教育的现状

在国家的政策支持和借鉴发达国家社区教育经验的基础上,我国农村社区教育得到了初步发展,教育的内容和形式也更加丰富和完善,但也显现出一些弊端。在2016年教育部发布的《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中提出:“我国社区教育已经形成在东部沿海地区广泛发展,中西部地区逐步发展的格局,并建设了一大批全国和省级社区教育试验区和示范区,社区教育的参与率和满意度正逐步提高”[2]

农村社区教育发展初期,我国就先后出台了“九五计划”,“星火计划”,“燎原计划”和“丰收计划”等一系列优惠政策,我国农村社区教育在整体上得到充分发展。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我国农村社区教育基本做到学校、职业学院这类基础教育设施向民众免费开放,定期有专业人员向社区居民进行思想道德教育和技能素质培训。根据农村社区人员结构分类,对老年人和青壮年进行不同的教育,做到因地制宜,因材施教。让网络成为农民群众进行学习的重要工具,并在农村社区教育的推进中广泛运用。温州市的农村社区教育发展在全国范围内都有代表意义,温州十分看重农村社区教育的发展,创新教育方法,以城区为中心向周围城镇进行教育辐射,以先进的城市教育拉动乡镇教育,并形成了四级教育管理体系。到目前为止,温州市已经有四个省级社区教育实验区,10个市级社区教育实验区和若干个教育工作站点,因材施教,提高农民职业技能水平。

虽然我国在农村社区教育领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由于我国农村人口众多,但农村劳动力素质普遍偏低。根据相关资料显示,目前全国4. 97亿农村劳动力中,高中学历程度的占12. 4%,初中学历占50.2%,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占37. 3%,受过职业技术培训的仅占1%[3]。农村社区教育发展晚,农村社区教育意识淡薄,农村社区教育资金缺乏,农村人口结构不合理,难以形成完善合理的社区教育体系。我国农村社区教育发展不平衡,南北农村社区教育差异较大,要缩小差距、均衡发展,任重而道远。

三、 农村社区教育领域存在的问题

我国农村社区教育的发展在近几年取得的长足进步,社区资源整合和民众参与率达到了基本的平衡点。但要构建完善的农村社区教育体系,中间还存在几个问题:

(一)农村社区教育的参与意识不足

我国农村社区居民只有约28%的人受过专科及专科以上的学校教育,农村社区居民素质普遍较低,民众难以正确的认识农村社区教育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农村社区教育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农业生产活动具有季节性和多变性,教育活动与农业生产之间存在冲突,和生产活动相比,农村社区教育参与率低。很多参与农村社区教育的民众是被动的接受社区教育,民众参与的积极性不高,学习效率偏低, 农民自身参与意识不足。

近年来,党中央和各级人民政府对于农村问题的发展十分重视,也出台了相关的政策。但是,农村社区教育主要由基层人民政府和社区组织共同开展,存在着基层政府对中央政府的政策认识不足,政策实施的效果难以发挥等问题,甚至一些农村社区的组织人员对于农村社区教育的含义混淆,认识缺乏,并未将农村社区教育的要求下发群众,得到落实,基层政府对农村社区教育得不到重视。

(二)农村社区教育的管理体制不完善

当前,农村社区教育主要是由中央政府主导的,政府提供资金和政策支持,基层政府、当地教育部门和社区村民委员会进行政策的传播和实施。但在实际运行中却有如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村民委员会虽然是农村社区教育管理运行的第一责任人,但是在实际运行过程中,村民委员会、地方教育部门和基层政府过分注重“各司其职”,责任不确定,极易导致责任的推诿现象,所以农村社区教育应有专门的教育领导机构,理清三者之间的权责关系。

村民委员会应该是我国农村社区教育的直接管理和监管机构,但在实际运行过程中,我国农村社区教育运行机构的管理人员主要由社区本身委员会的领导充当,管理人员严重不足、人员构成单一、缺乏管理经验、专业水平不高。地方基层人民政府往往将村民委员会划分成自身系统运作的下发机关,这样村民委员会就失去了对农村社区教育的自主管理权,导致社区教育管理体制出现政社不分,职能混淆的情况。

我国农村社区教育相关的法律条文只是略有提及,并没有以成文法的形式确定。地方政府制定的相关规定内容不全面,有关的规章制度执行力低下,没有对农村社区教育体制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

(三)农村社区教育的师资力量匮乏

在农村社区教育体系中,师资力量不足,农村地区就业吸引力不够,教师福利待遇和保障体系不完善,难以吸引新的有生力量,影响教育质量,教师专业水平也有待提高,我国大多数农村社区都没有科学的教师考核制度,农村社区教育所需要的知识和人才储备不足。

在农村社区教育体系中,由于国家的大力发展,教育体系已经有了基本的雏形,但由于中国农村社区发展特点,农村教育资源整体缺乏,基础设施老旧,农村社区教育机构运行系统也不完善,教育资源是分散,难以得到有效的整合。

由政府主导的课程选择范围较小,技能培训课程是首要的选择方向,导致农村社区教育过分注重实际操作性,忽略文本知识的学习,造成课程内容实用性单一且缺乏理论知识支撑的局面。

(四)农村社区教育的经费投入不足

从社区本身看,农村社区教育属于公共性事业,需要有丰富稳定资金来源作为保障,农村社区教育主要依靠的是国家扶持,但仅仅依靠国家投入是不现实的。从国家层面看,我国农村社区教育的资金是由政府主导,但就目前来看,国家并没有关于农村社区教育的专项配套资金。由近年的数据显示,我国政府投入在整个农村社区教育经费供给中的比例是偏低的。在发达国家, 政府的投入一般占农村社区教育经费的 60%以上,我国政府的这种投入目前最多只占20%左右[4]

四、深化农村社区教育的相关对策

(一)提高农村社区教育的参与意识

政府是农村社区教育的主导者,社区居民是农村社区教育的参与者,要提高参与社区教育的意识要从它们两方面入手。

农村社区居民要转变传统的学习观念。在当前的农村社区教育中,农村居民普遍认识不到农村社区教育与自身的联系,或是浅显的认为社区教育只是一种不同于传统学校的、由政府主导的公益性活动,并不认为社区教育能对自身的情况产生有利影响,所以要让社区居民感受到社区教育与自身生活息息相关,学习结果会直接影响居民的自身利益,认识到社区教育是终身学习理念的重要组成部分,引导社区居民学习从“可有可无学”到“需要学”的观念转变。

政府部门应该加强对基层领导组织的教育与培训。学习农村社区教育的概念、涵义与重要性,聘请相关的教育专家或在农村社区教育相关方面获得巨大成功的社区领导来就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进行宣传讲座,提高基层领导对于社区教育管理的知识水平和积累相关管理经验。根据人口结构的不同采取不同的教育方式。如儿童的思想道德培养,青壮年的技能提升,老年人的老年大学,提高人民参与社区学习的兴趣,努力形成全民学习的社区教育状态,让农村社区居民学习意愿由“被动”向“主动”转变。

    政府加大农村社区教育重要性的宣传力度。农村地区消息闭塞,传播速度慢,信息传播以大众媒体为主,所以社区教育应该依靠广播或电视媒体等宣传手段,用生动有趣的学习内容吸引农村社区群众的视线,潜移默化的让科学的社区教育内容代替棋牌娱乐活动。 可以在地方电视台中启用当地的名人任宣传大使,运用卡通或者动画吸引大众视线,举行知识讲座,分发宣传手册,用小礼物等激励手段进行知识讲座竞赛。根据群众聚集特征举行篮球比赛,健身活动,农作物质量比拼等大众喜闻乐见的实践活动,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提高居民参与学习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根据实际情况,把握农村生产活动的特殊性,做好农村社区教育的时间安排,在农忙时宣传,在农闲时举办活动,保证教育活动的完整性。

(二)完善农村社区教育的管理体制

我国的农村社区教育从本质上看是一种成人教育体系,具有典型的社会属性。农村地区地域封闭、联系松散,人口素质普遍较低,所以农村教育从本质上就难以形成系统的管理运行体系。要扭转这种不良局面,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改善。

一是建立社区教育的独立领导机构——社区教育委员会。社区教育委员会应该是农村社区教育政策的具体实施机关,形成社区教育委员会、基层教育局、中央教育厅层层管理的农村社区教育管理体制。社区教育是独立发展的个体,同时又有政府的合理参与。社区教育委员会的领导机构人员应该由社区的基层领导和当地政府部门人员共同组成,而具体组成人员也应该由三方人员共同构成。

二是做到政社分离,权责明晰。社区教育委员会政府基层人员和社区领导分管教育和财政方面的问题,双方就社区事务都有投票权和表决权,当社区教育的事务出现较大分歧时要上报地方教育局申请裁决。社区教育事务的执行主要是由社区自己组织,社区教育活动是否开展,开展的质量和效果要接受基层政府的监督。这样的组织结构的运行方式,能够最大程度的保证政府的领导核心作用和指导者角色定位,社区教育委员会是政策的执行者,能够及时有效的向政府反馈社区教育的实际情况和获得的成果,避免了二者之间出现职能混乱,权责不分的情况。

三是第三方参与管理,构建民主科学的社区教育管理体制。农村社区教育的发展不能只依靠社区和政府的参与,应该积极鼓励第三方参与社区管理。当地文化站、保障局、非政府组织等第三方的人员可以在社区教育委员会中任顾问或教师,切身参与社区教育活动,对社区教育委员会体制的运行提供合理的建议和监督,为社区教育的发展献言建策,促进社区居民受教育的积极性,体现民主氛围。社区教育委员会的管理应该有社区、政府和第三方人员共同组成,实现政府角色由“领导者”向“指导者”转变,社区由“参与者”向“管理者”转变的过程。

四是制定、完善社区教育相关方面的法律法规。由于我国农村社区教育管理机制还不够健全和完善,所以制定农村社区教育相关方面的法律法规是很重要的,国家或基层机构应该制定关于农村社区教育有关方面的法律法规,为我国农村社区教育提供良好的法律环境,为农村社区教育的高效发展保驾护航。

(三)扩大农村社区教育的师资队伍

打造优良的师资队伍。教师质量的高低直接决定着整个农村社区教育水平的高低,因此,打造优秀合理的教师队伍迫在眉睫。首先,农村社区教育体系的人员构成大多是退休教师、职业技工、老党员、政府退休职工和专科或职业技术学校毕业学生。据2014年的调查报告显示,农村社区中从事社区教育的工作人员中,学历水平在本科以上的不足20%,其中中专、大 专学历在40%左右[5],他们中大多数都缺乏专业的知识素养和沟通表达能力,所以农村社教育的教师构成应该有所改变,教师组成应该由有经验的员工,专职和兼职教师构成,社区及以上的教育相关部门应该具有专门的培训机关,对在职教师进行培训,加强对兼职教师的质量把控和管理,大力鼓励高级技术工程师等相关志愿者参与农村社区教育工作,挖掘有潜力的教师后备队伍,提高教师的专业素养。农村社区应该借鉴国外的优秀成果,由政府牵头,和师范院校进行对接,指导高校多开关于农村社区教育方面有关专业,予以政策优惠,鼓励大学生回乡就业,培养骨干,为农村社区教育事业提供人才支持。最后,应该建立相应的教师考核制度和福利待遇政策,保证教师的质量,减少人才流失。

对农村社区教育可利用资源进行整合。促进农村经济发展和精神文明建设不能只依靠社区教育,由于当前我国农村社区各部门职能相对独立,农村社区教育结果不尽如人意。农村社区情况复杂,但给社区教育提供了多样的教育素材和广阔的实践场地,农村社区教育管理机构应该和其他农村社区的运行机构联系起来,进行综合管理,实现资源共享,充分利用一切资源,避免资源的浪费,提高教育资源的使用率。农村居民的思想道德建设,就应该有当地教育、文化、宣传等部门共同参与,比如农村社区文化站,图书馆和村民活动中心都互相开放,这样能够最大限度的满足居民多样的学习需求,充分利用各种资源,实现整个社区的和谐发展。

优化社区教育资源。课程开发的质量是影响教育质量的重要因素,农村社区教育的课程开发更要谨慎对待。农村社区环境千差万别,就代表没有一个具体的符合所有农村社区教育的课程模板。由于教育资源匮乏,有关农村社区理论教育资源开发的课程少,选择面窄,所以农村社区教育采取的是集中学习的学习方式,这就不可避免的忽视了学生个人的实际需要,学生的创造性也一定程度的受到扼制,打击了农村居民参与社区学习的积极性,所以在课程开发过程中要注意学生主观能动性的发展,注意农村居民的创造性,充分发挥集体学习方式的优势。教育资源匮乏,导致社区教育对受教育群体具有偏好选择,农村社区教育对象选择偏向青壮年群体,就会忽视老龄化和幼儿化群众的知识诉求,不利于农村的全面发展。因此,农村社区教育课程的开发需要从当地的实际出发,课程制定者应该具有优秀的专业知识素养,了解本地实际情况,能够在制定过程和实施过程中予以及时地修改和指导,比如邀请当地高校的有关专家学者进行制定。不仅课程开发,其他教育资源也应该进行合理和完善。

(四)增加农村社区教育的经费投入

加大政府投资力度。当前我国的农村社区教育发展水平尚处于初级阶段,农村社区教育运行的资金运作主要来自政府的拨款,但政府资金有限,政府财政拨款主要偏向于实际效益高的产业,政府应该设立专门的专项资金,最大限度的保证农村社区教育的正常运转,保障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加大政府的投资力度。

  拓宽资金筹集渠道。农村社区教育资金来源渠道单一,毕竟政府能力有限,因此,扩大资金筹集渠道是解决当前困境的主要方法。除了政府拨款以外,应该更大限度的利用乡镇企业,慈善家和激励群众捐款等方式获得资金,这样不仅可以保证资金的充足,还能宣传捐款企业的企业文化,鼓励更多的社会资源参与农村社区教育的运行和发展。从我国开始实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度以后,我国农村社区集体经济发展的情况堪忧,集体自身积累力量弱小,甚至有些地区的集体经济破产。如果要保证农村社区教育资金有长期、稳定的来源,有条件的社区还可以在不触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制度的基础上建立符合法律要求、不触犯居民利益的集体经济,保障农村社区教育资金来源。

   避免资金浪费,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国家资金下发到地方,没有专门的财政管理机构,就会造成经费使用混乱,缺乏使用标准,浪费现象频现,导致本来就缺乏资金的农村社区教育雪上加霜。农村社区教育是一种具有公益性和无偿性的教育活动,因此要更加节约农村社区的教育资源,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比如保护农村社区教育体制的基础设施,开放各种教育场所,最大限度的实现资源共享,多开发具有实际经济效益产出的课程,防止教育资源人才流失等。

由于中国农村社区教育正处于摸索阶段,对中国社区教育研究偏少,符合中国特色的农村社区教育可借鉴,可参考的资料不多。由于本人的实际水平和研究能力有限,很多问题还没有得到及时的研究,如农村社区教育中的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在农村社区教育体制下的教育资源分配不均却是一个新的研究点,理清农村社区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是否能够为中国农村社区教育发展面临的困境提供新的解决思路,还有待更多对农村社区教育感兴趣的人才进行解答。


[参考文献]

一、中文文献

[1]叶忠海.社区教育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9.

[2]杜越,王力.全民教育历年下的农村社区学习中心[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

[3]张亚.推进农村社区建设的对策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6.

[4]曾青云.新农村建设视域下农村社区教育发展研究一一以河南省为例[D].学位论文江西师范大学,2015.

[5]杨爱琴.多中心治理理论下的农村社区管理实践及创新研究—以甘肃省甘州区农村社区为例[D].西南政法大学,2015.

[6]陈娅慧. 新农村社区教育发展问题及对策研究[D].西华师范大学,2015.

[7]生永明.江苏省发达地区农村社区教育现状及发展对策研究[D].中国农业大学,2014.

]张英.大都市城郊农村社区教育发展模式研究以上海市奉贤区南桥[D]镇宅基课堂为例[D].上海交通大学,2012 .

[8]冯冉冉.《新农村社区教育的问题及对策研究》[D].华北水利水电学院,2011.

[9]刘海燕.城乡一体化进程中福州农村社区教育发展研究[D],福建农林大学.2011.

[10]元焕芳.农村社区教育发展的现实困境及路径选择[J].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16.

[11]张灵霞.新农村社区教育模式研究[D].山西财经大学,2010.

[12]迟景译,迟秀安.我国农村社区教育发展的问题及对策研究[J],考试周刊201781.

[13]王宗常.农村社区教育发展现状、问题及对策[J].时代教育,201712.

[14]王玉宏.农村社区教育模式[J].现代职业教育,201635. 

[15]夏士雄,张华.农村社区教育发展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研究[J].时代教育,201624.

[16]牟爱州.农村社区教育的问题及建议[J].南方农业,201621.

[17]赵建荣.农村社区教育面临的问题及对策研究[J].成才之路,201611.

[18]尚靖君.基于新农村建设的农村社区教育发展思考[J].继续教育研究,201611. 

[19]王祥.农村社区教育的影响因素及开展途径探讨[J].江苏科技信息,201528. 

[20]孙厚红,张铁.新农村社区教育问题及对策研究[J].山东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64. 

[21]王祥.农村社区教育的影响因素及开展途径探讨[J].江苏科技信息,201528.

[22]张利纳.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农村社区教育课程建设研究[J].山西大学,2015.

[23]陈兴荣.农村社区教育现状与对策[J].新农村,20144.

[24]於海江. 农村社区教育的瓶颈与发展对策[J]读写与杂志,201412.

[25]陈敏.农村社区教育管理运行机制的思考[J].时代教育,201314.

[26]曹新英.新农村建设中农村社区教育的问题与对策研究 [J].成人教育,20135.

[27]王康钱.农村社区教育问题研究[J].陕西农业科学,20133.

[28]吴立.农村社区教育问题与展望[J].皖西学院学报,20121.

[29]代伟,张志增.《试论我国农村社区教育发展策略》[J].职教通讯,201123. 

[30]孙健.我国农村社区教育面临的问题及对策[J].教育探索,20091. 

[31]吴丹.发展农村社区教育的困境及其解决路径[N].安徽农学通报,20097.

[32]唐华生,叶怀凡.基于新农村建设的农村社区教育发展思考[J].攀枝花学院学报(综合版),20082. 

[33]方程,熊惠平.农村社区教育创新和高职教育的作为[J].教育发展研究,20081. 

[34]刁桂梅.新时期农村社区教育的困惑和出路[J].当代教育论坛,20061.

[35]推进发展社区教育营造终身学习氛围.[EB/OL]Http://news.cbg.cn/gndjj/2016/0729/4179489.shtml

二、外文文献

[1] Michael G.F. The new change of community education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M].London: Chassell Educational Limited, Valier House, 1995.

[2]George A Baker.A Handbook of the community college[M].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6,P18.

[作者简介]

陈晶晶(1991.02 ),女(汉族),浙江苍南人,2013年毕业于英语师范大学本科院校 ,现从教于苍南县莒溪镇小学。今年已是第6年扎根于农村基础教育的一线,亲身体验,对农村教育的感受尤为感触,写下这篇且行且思,今后努力且悟且进。



[1]刘洋,岳丽萍:《不同尺度下发展中国农村社区教育的模式研究》载于《中国农学通报》2003年第2期。

[2]段冬蕾,新华网:《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http://www.xinhuanet.com/gongyi/2016-08/02/c_129198885.htm2016.08

[3]崔传义,潘耀国:《当前农业科技推广的新特点及政策建议》,中国发展出版社1997年版。

[4]江涛:《完善社区服务体系的思考》,光明日报,2007-09-11

[5]王宗常:《农村社区教育发展现状、问题及对策》,载于《时代教育》2017年第12期。

 
 
网站栏目
 
 
 
CopyRight 2014 苍南社区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5045647号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城南一街58号 邮编:325800 0577-64762911 64766501 技术支持: 三创网络 后台管理